当前位置:一念相思起>79.第79章 天地之子

79.第79章 天地之子

本书:一念相思起  |  字数:1042  |  更新时间:

两年后,凉汐生下了一个女婴,身体日渐虚弱,不久便香消玉殒,凉汐死后,沧澜子把所有的爱都倾注在女儿身上,和女儿相依为命。

看着女儿一日一日长大,终于出落成亭亭玉立的少女,从她身上看到凉汐的影子,一颦一笑之中,都有凉汐的神韵,沧澜子也总算聊堪安慰。

然而如今,他视若珍宝的女儿,却像他的妻子一样忽然香消玉殒,而那个间接害死了他女儿的男人,却是他一手养大的义子!

当年,凉汐还怀着夜心,又一次他们夫妻在南海之滨散步,在沙滩上发现了一个弃婴,那男婴生得浓眉大眼,着实漂亮。

凉汐看了喜欢得不得了,硬是要将那男婴抱回来抚养,为他取名叫做“禺疆”。于是,夜心一出生便有了个“禺疆哥哥”。

许多年以后,他才从未来佛处得知,原来,禺疆是天地之子,是日月精华所生,他收留并抚养了禺疆,只会是福,不会是祸。

可是,既然禺疆给他们南海带来的是福而不是祸,那夜心为何会遭此横劫,香消玉殒?

望着廊下跪着的白衣少年,沧澜子心中一时百感交集,爱恨交织,真不知该如何言语。

玄冥,哦不,在这里,在沧澜子面前,他是禺疆。

“爹……”禺疆跪在地上,俯首而泣,泣不成声。

阳光下,他一头银发如雪,看起来竟比沧澜子还要沧桑,还要憔悴。沧澜子心中忍不住泛起一阵爱怜,毕竟是一起生活了二十万年的儿子呀,他岂会真的恨起他来?

“禺疆……”沧澜子的声音在风中抖得厉害,眼泪瞬间模糊了日渐昏花的老眼,“你——终于回来了……”

是呵,终于回来了!

抬起头来,禺疆已是满脸泪痕,满眼愧意:“爹……孩儿对不起你……”

老人家此时再也忍不住了,流着泪哽咽道:“你是对不起我,这么多年了——你为何都不来看我?!”

“心儿她……”想起夜心,他的心便要窒息了一般,已是泣不成声,“心儿她、她、她……”

她死了!而且,是被他害死的……

然而,为何他就是说不出那两个字来?

这五十万年来,他从来都没有说过那两个字,纵是亲眼看到她在自己怀中消失,纵使等待了五十万年也不见她归来,但他还是不愿意相信夜心已死。

他想,总有一天他会将她复活的……总有一天……

“爹不怪你……”沧澜子已离了座,跌跌撞撞来到廊下,蹲在玄冥面前,老泪纵横道,“心儿死后,我去拜见三世佛,佛主说,你和心儿之间,有此一劫,无论如何都逃不过……”

是呵,既然佛主也说了,在劫难逃,那么,他还有什么话好说,还有什么恨好记,还有什么人好怨?

沧澜子将玄冥从地上扶起,父子俩进了屋里,相对而坐,述说了这些年来各自的凄苦和寂寞,一时间真是凄风苦雨,愁云惨淡,南海之上阴云密布,一会儿就细雨迷蒙。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