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一念相思起>273.第273章 临终遗物

273.第273章 临终遗物

本书:一念相思起  |  字数:1097  |  更新时间:

玄冥终于放下手中的茶杯,冷冷地瞟了风瑶一眼,淡淡道:“我们在说璎儿……说起璎儿的病情,凰后忧心忡忡,只说是自己自私,对不起璎儿,于是哭了许久……”

苏瑾琨紧拧的眉峰些微松了些,眼中的疑惑却未散去,侧眼看着风瑶,眼中有一丝探询:“果真……如此?”

听到玄冥并未“揭露”她的罪行,反倒是这般替她遮掩,风瑶终于放下心来,向玄冥头去感激的一瞥,点头道:“果真……如此……我、我对不起璎儿……”

是呵,她对不起璎儿,此生,纵是身死亦无法偿还自己欠璎儿的情,亦无法赎自己犯下的罪!

苏瑾琨终是信了,也不顾玄冥在场,心疼地揽过风瑶的肩,戚戚道:“那些都已是过去了,夫人莫要再这般自责……”

风瑶的肩膀微微一抖,忍不住伏在苏瑾琨胸前失声哭了起来,苏瑾琨不明真相,见风瑶如此自责,心中忍不住泛起一丝久违的疼惜。

玄冥站起身来,冷冷地看了一眼风瑶轻轻抖动的身躯,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开,往自己的房中而去。

回到房中已是日色落尽,屋中黑魆魆一片,玄冥走到桌边,拿起桌上的火折点亮那盏昏暗的油灯,橘黄色的小火苗摇摇晃晃地跳跃,一室暗影。

慢慢踱到窗边,抬头望着没有一丝月色的天幕,漆黑一片,惟有漫天星子闪烁,寒风吹过,黄叶飘零,草木沙沙作响。

是因为风吗?否则,他眼中为何会渐渐蒙上一层泪水?冷冷的,薄薄的,欲落未落,欲止难止。

他颤抖着手从怀中掏出一根黄色的翎毛,望着那黄色的翎毛发怔,这翎毛,是夜心临死之前塞进他手中的……

他还记得那日,将凝碧珠交到他手中后,夜心努力撑着最后一口气,从腰带的侧囊中掏出这根黄色的翎毛,放进他手中,嚅嗫着苍白的唇,吐出最后一口气:“风瑶……的……”

然后,便闭上眼睛撒手而去……

那时候,他以为这是夜心托他交给风瑶的东西,就像她把凝碧珠交给他一样。

那时候,他想,对夜心来说,风瑶是她最好的妹妹,甚至与他这“哥哥”不分伯仲,既然她把凝碧珠留给了他,那么,总也该留点什么东西给风瑶吧?

后来,因为伤心欲绝把自己锁在碧波塔中,他竟渐渐忘了这根羽毛,直到近来见到风瑶,他才忽然想起。

原本,玄冥早就想将这翎毛交给风瑶了,谁知后来得知风瑶偷了他的凝碧珠,然后让夜心转世生为苏璎的事,他心中难免纠结不平,于是此事便耽搁了下来。

直到昨天晚上,他做了一个奇怪的“梦”——

浩浩荡荡的大河上,一叶扁舟悠悠飘航,他孤立船头,心中有一丝忐忑,不知这小舟将往何处而去。隐隐约约之间,他知道自己是赴约而来,无论如何,这小舟终会带他到约见之地,因此些微宽心。

小舟流过一个窄窄的峡门,原本湍急的水流渐渐宽缓,脚下的小船不再摇晃得厉害,耳畔也不再是激流轰鸣,而是舒缓的水声,擦着船底泠泠流过,叮叮咚咚似一首筝曲。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